吴文辉之后,下一个“网文教父”在哪里?-唐家三少-盛大文学-腾讯-网络小说_网易订阅

吴文辉之后,下一个“网文教父”在哪里?|唐家三少|盛大文学|腾讯|网络小说_网易订阅
文|刘东峰 编辑|张广凯吴文辉退出阅文股东,一个时代开始终结。吴文辉是中国网文界划时代的人物。2013年,吴文辉团队离开阅文加入腾讯时在微博上写道:“一个时代结束了。”那个时候,中国的网文结束了混乱的野蛮生长期,开始进入了付费时代。2020年,吴文辉团队再次出走阅文,中国网文进入了免费阅读时代。吴文辉近日,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新增工商变更,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阅宝投资有限公司退出股东行列,退出前持股34.62%。目前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程武,由腾讯关联公司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全资持股。观察者网了解到,阅文前任CEO吴文辉为阅宝投资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83.88%,商学松、林庭锋持股比例为5.37%,罗立、侯庆辰持股比例为2.69%。这些人均为阅文集团创始人,吴文辉为阅文前任CEO,商学松为前任总裁,林庭锋、罗立为前任高级副总裁,侯庆辰为前任副总裁。阅宝投资退出,也意味着吴文辉团队与阅文的关系彻底终结。此前,阅文凭借《斗破苍穹》、《择天记》、《全职高手》等作品,一度成为网文界中的“巨无霸”。数据显示,腾讯文学吞并盛大文学后形成的阅文集团,所占市场份额一度达到62%。如今受政策及外部竞争环境的影响,根据最新阅文财报,阅文上市五年来,首次营收披露下滑。数据显示,近一年阅文跌幅达61.35%。腾讯文学吞并盛大文学后形成的阅文集团,所占市场份额一度达到62%。如今受政策及外部竞争环境的影响,根据最新阅文财报,阅文上市五年来,首次营收披露下滑。数据显示,近一年阅文跌幅达61.35%。吴文辉退出阅文高管后,阅文进入了“程武时代”,“程武时代”更聚焦于IP产业开发。尽管吴文辉早已在阅文“消失”,但有关吴文辉的印记无处不在。往事不断重演,网文江湖唯独缺少了“吴文辉”。“网文教父”吴文辉吴文辉首先是一个网络文学爱好者,随后才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,在这个过程中他成为了网文界的教父。2020年吴文辉离开阅文时,曾在朋友圈中感叹:“过去十八年来,无数刀光剑影,但终算为中国网络文学于中国和世界文化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,终算为当年所蔑为微末的草根作家争得足以自豪面对妻儿的稿费,每思如此,虽身心伤疲,只觉心满意足。”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网文被视为毒瘤,网文作家更无法登上大雅之堂。而世纪之初,黑暗之心(吴文辉)与宝剑锋(林庭锋)、藏剑江南(商学松)、意者(侯庆辰)、黑暗左手(罗立)、5号蚂蚁(郑红波)共同组建了开设了“玄幻文学协会”论坛,这个论坛则是“起点中文网”的前身。吴文辉团队一方面让当时散布在各个角落的网文集中在一个地方,另一方面利用网文付费模式打通了网文商业路径。通过这一路径,作者用真金白银激励作者创作,也支持了平台的运营。另一方面,这笔钱也让作者为读者提供更为优质的作品。网文对一些作者而言更是一种生存方式。唐家三少接触网文前被裁员,网文给他提供了收入。 “那时候的我也非常喜欢小说,刚好生活也需要支持下去,所以在有的时候我几乎一动笔,就是一整天,我需要钱!”唐家三少2012年他以连续100个月不断更、总阅读人次达2.6亿的成绩申请了吉尼斯世界纪录。他也是第一位当选作协委员的网络作家。2017年,唐家三少以1.2亿元的版税收入,连续5年蝉联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。ChinaJoy“国内首届网络文学游戏版权拍卖会”上,淡定从容的某人《雄霸蛮荒》、说梦者《大圣传》等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权累计拍卖的价格达2800万元,最高810万元,最低160万元,平均价格467万元。网文在国内受到认可后,吴文辉团队于2017年将目光转移至海外市场。那一年与阅文一样把目光投向海外的还有抖音。与抖音不同的是,在阅文到达之前中国网文早已在海外生根发芽。2017 年,阅文旗下的起点中文网推出了海外版——webnovel。吴文辉的目的不仅仅是输出网文,更多的是输出本土IP,创作“中国式的哈利波特”。尽管仅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webnovel上线了大量的武侠、玄幻、言情等方面的作品成为了作品最多的网站,但很快webnovel遇到了困局。与抖音在全世界皆可通用推荐算法不同,国内网文运营模式在海外根本行不通。连载作为网文的商业模式核心,为了满足读者不断追更的需求就需要快速更新。但是翻译人才的缺失及翻译效率难以把控使得网文更新速度极慢。webnovel 在上线一年后仅更新 200 余本小说,无法与国内庞大体量相提并论。2018 年吴文辉改变了策略,将内容输出战略改成了模式输出。webnovel 将中国网文的商业模式及作者扶持模式搬到了国外。仅用一年多便吸引了 1.2 万名来自不同国家的作者,创作了 1.9 万部作品。2019 年吴文辉提出网文进入了 3.0 时代,阅文先后与传音及新加坡电信合作,深耕海外市场,将网文进行本土化。财报显示,2018年年末时,Webnovel拥有海外作者1.2万人,原创英语作品1.9万部。而在2019年,作者和作品的数量分别上升至5.2万人和8.8万部。疫情让Webnovel在海外积累了更多的粉丝,2019年底Webnovel的累计访问用户数在2019年年底为3600万人次,至2021年6月已达到近1亿人次。阅文已向海外多国授权800多部网络文学作品的数字和实体出版,《赘婿》、《赤心巡天》、《地球纪元》等作品被大英图书馆收藏。而当免费模式冲击时,“网文教父”也似乎无能为力。网文辉煌期如果没有吴文辉,很难想象当下中国文化产业状况。2020年,吴文辉在阅文离职时表示,“作为创始人,就像看到自己的‘孩子’终于成年了。而在这一刻,就像许多‘父母’一样,我们既要陪伴‘孩子’一起成长,也要适时地往后退一步,学会放手,让‘孩子’开启新的人生历程。”成年后的阅文似乎更强大了。阅文集团总裁侯晓楠在2022年8月表示,《斗罗大陆》改编的游戏流水已经过百亿元,《斗破苍穹》的美杜莎单款塑像上线40分钟售罄,GMV超过500万元。去年,阅文推出了《庆余年》、《赘婿》电视剧,成为爆款内容。而这些IP多为吴文辉时代的产物,这些IP的成功与创始成员对网文本身的深刻理解密不可分。阅文副总裁杨晨在做编辑前,也是起点中文网的人气写手。担任编辑后,杨晨开了一个公众号,教作者怎么研究读者,怎么学习套路,如何架构文章,如何写好结局。读者能够从逆袭、重生、穿越及霸道总裁等情节中满足自己的欲望,但是如果对网文的理解仅限于此,那就太浅薄了。本身就是网文爱好者的吴文辉,对内容有着更深的思考。吴文辉曾在采访中表示,“有一次我在报纸上看到篇文章,讲中国人现在最关心的10个话题。我拿着和我们的小说排行榜对照一下,果然很对应。教育、医疗、腐败,你会看到大家作为普通人对社会的认知和反思。”北大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表示,网文中最优秀的作品不但在文学的精彩上不输于金庸,更具有丰满的当下性。他们对制度的反思,对文明道路的思考,都以中国当下的处境为出发点,这是阅读金庸小说不能替代的。随着网文质量的提高,制片方将目光转移至网文界。2011年初,电视剧《宫》热播后,湖南卫视购买了晋江原创网连载的桐华的小说《步步惊心》。此前,湖南卫视将网络小说《佳期如梦》改编为电视剧。吴文辉将拓展IP产业链提上了日常。他曾在2014网络文学行业峰会上表示,腾讯文学的发展方向为“全阅读生态”,包括了一个大渠道的原创聚合平台、一个2.0版的原创生态以及一个泛娱乐开发的完善的IP运作系统。《琅琊榜》吴文辉入驻阅文后,与腾讯进行系统联动,先后开发了《琅琊榜》、《择天记》、《楚乔传》、《扶摇》等IP。与此同时,吴文辉提到了“IP全链服务”这一概念,他表示如今的IP销售已经不再单纯是单一售卖行为,包括对前期IP数据的收集、整理以辅助内容改编,到影视化之后的宣发和导流也都成为如今阅文IP服务的一环。在以吴文辉为代表的创始团队隐退之后,阅文未来的掌舵者,还能否延续对内容质量的重视?至少从数据上看,网文已经不再是阅文唯一的业务重心。财报显示,阅文在线业务所占整体业务的比重逐年下降,从2020年的75.4%下降至2021年的58.5%,2022年上半年则降至56.4%。与之相反的,版权业务从最初24.6%上涨至如今的43.6%。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吴文辉出走阅文的导火索就是“阅文内部因推动免费阅读,意见不统一”。免费对阅文而言并非是一条正确的路。提升用户数量固然容易,但做好用户留存实属不易,作品质量问题则是最大的障碍。吴文辉曾一直对免费阅读模式存有怀疑,在他看来,广告分成模式带来的收入,无法与头部作者从付费分成获得的收入相提并论,此外更重视流量效应的免费阅读会让内容会变得更浅更快,难以形成优质经典的IP作品。但有业内人士表示:“2019年上半年阅文的业绩不太理想,主要是政策原因而非免费阅读的竞争导致的。当然,投资者会希望阅文在新趋势面前反应的更迅速、更有活力,这也无可厚非。”新团队掌管阅文后对吴文辉此前的成果进行了否定,“我们认识到阅文在过去几年累积下的一些结构性问题。这些问题使公司市场份额逐渐下滑,并弱化了公司的竞争优势,是导致本次业绩不如人意的根本原因。”时至今日,阅文仍在免费与付费之间摇摆不定。财报显示,2022年上半年阅文免费用户增长100万人,付费用户则同比减少了120万人。但这些免费用户具体来源,观察者网询问阅文时对方未给予答复。寻找下一个吴文辉人们不得不重新经历吴文辉曾面对的问题。早在世纪之初,网文刚刚商业化时,网文作者为了赚取点击量、追求利益最大化,很多写手为迎合读者口味而写作,相似的写作模式及内容让作品质量无法得到保障。如今,这样的问题变得更为严重。由于免费模式严重依赖流量变现,平台方为了从广告商手里获得收益,更倾向于算法推荐。这样一来,这种机制难以吸引头部创作者,也更难以产出优质作品。有网文作者对观察者网表示,对于作者而言,在起点每天更新1W字是佼佼者了,而这些字在一些免费网文平台只是刚刚及格,一些作者为了让自己有产出,利用AI智能写小说,确定好章节大纲后,将素材库及样本库联入就可以写作。曾有资深网文读者对观察者网表示,即便在起点、潇湘这类网站排名靠后的作品,内容和情节也比免费平台的头部作品精彩。也有用户表示,一些免费阅读平台就像是把盗版网站做成了App,一样多的广告,一样水的内容,靠打擦边球和用免费来吸引读者。此外,程武实施“大阅文计划”期间面临的问题,吴文辉时代也早有经历。某文学编辑早在2011年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表示,目前(2011年)的网络文学作品有99%都还不符合影视公司的要求。首先,如今的网络小说收费模式是字数越多网络写手就赚得越多,所以很多作品字数动辄上百万,可是“故事没有张力,人物太多,很拖沓,水分很大”,而适合影视改编的作品都不会太长,大概只在50万字以内。上述文学编辑直言,“很多内容不那么和谐,别说影视,就连实体出版都相当困难”。当下阅文作家新增数达30万,作品新增60万本,新增字数达160亿。虽然数据可观,但真正有开发价值的IP不足万分之一。即便为头部IP,其孵化质量也可能参差不齐。尽管《斗罗大陆》大火,而与之阅读量相同的《武动乾坤》却遭到冷遇。数据显示,由该作品改编的电视剧在东方卫视首播收视率仅0.33%,豆瓣评分仅5.0,这也影响着后续衍生品的售卖。此外,尽管拥有《庆余年》、《赘婿》、《你好,李焕英》等优质作品,但新丽传媒收入从2019年的32.36亿元下降至2021年的12.17亿元,2022年上半年收入仅为9.7亿元。此外,2022年上半年,新丽传媒实现的归属于阅文的净利润为2.1亿元,去年同期则为2.9亿元。这也成为阅文毛利下滑的主要原因。如今,随着环境趋严,新丽IP开发难度开始变大。《庆余年》第一季完结后,第二季迟迟没有开工。2022 年上半年,新丽传媒仅出品了1部电影。但短视频给网文IP开发带来希望。由于短视频成本低、周期短,米读等平台利用自身跌宕起伏的情节与碎片化的内容,选择短视频进行营销。此前《歪嘴战神》凭借“赘婿+歪嘴=上头”一度受到关注,其热度在各个平台不断升高。网文+短视频也成为一种范式。这些短剧逐渐获得了较高的关注。米读内容营销总监雷爱琳在2022年表示,目前播放量最高的剧是《小甜妻》系列的第一部,达到了5.6亿+的播放量,多次冲上快手的热搜。最高的单集播放量就是1.2亿,而在整个短剧行业里,一部剧平均的播放量也就是百万级别的。雷爱琳同时表示,2021年下半年,我们会发现不管是在微博上面,还是热门的综艺比如说《毛雪汪》里面,关于我们剧的热搜都非常多,说明我们的剧其实也是慢慢覆盖到了一线城市。虽然媒介不断更迭,网文历史不断发生重演,也不断地有着新希望。早在2020年吴文辉卸任阅文高管时,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从话语权曾对《北京日报》直言,“虽然吴文辉在网文领域有巨大号召力,但腾讯是阅文的大股东。吴文辉代表的管理层在话语权上,在董事会得不到支持。吴文辉的出走,恐怕难在网文领域溅起大水花”。而此次吴文辉团队退出阅文股东更是静悄悄。如今,网文界再次群雄争霸,付费平台与免费平台、短剧平台与长剧平台都拥有自己的受众,也都有一定的话语权。网文仍等待吴文辉。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